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外交部披露从海盗手中救人内幕:“中国人到我这来”

作者: admin 发布: 2018/5/4 分类: 热点新闻 阅读: 次 查看评论

  资料图:被海盗囚禁船上一年半后 船员们被赶到山上

  北京时间10月25日清晨5点半左右,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634航班飞机抵达广州白云机场,飞机上下来的是9名遭索马里海盗绑架后获救的中国船员,以及中国政府人质接返工作组。两天后,因病滞留内罗毕的一名船员也顺利回到祖国,被囚禁长达四年半后,这些船员终于再次踏上祖国土地。此次对船员的营救和接返,是领事保护中心迄今为止处理时间最长的同类案件,花费之大,前所未有。

  解救历时四年半多 四任主任接手案件 部级协调会议开了20多次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我们回到国内是分了两批,第一批只回来了9个人,我是跟着第一批回来的,你要说真正放下心,是到了广州以后,那是真正放下心了。

  杨舒,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是这次人质接返工作组的组长。

  央视记者:应该对你来讲,也算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我感觉还是非常光荣的,非常光荣,这个案子经历了那么多同事,最后在我这里终于算是了结了,这种使命被完成的喜悦,在广州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我自己内心的那种喜悦。

  2012年3月,阿曼籍台湾渔船“NAHAM3”遭索马里海盗劫持,船上有29名船员,其中10名大陆同胞、2名台湾同胞,还有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的17名船员。其间,包括1名大陆同胞、1名台湾同胞在内的3名船员不幸身亡,而从船员被劫持开始,对人质的解救工作也随即开始。四年多以来,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接手过这起案件的主任已经换了四人,经手的工作人员达到近20人,部级协调会议也开了20多次,今年5月,杨舒接手领事保护中心的工作,解救和接返远在非洲东部索马里的十名被劫持同胞,成为他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这个案件发生以后,从中央层面,从国务院层面,都是非常关注这个案子的,我们外交部的王毅部长,也是多次作出了指示,要求我们全力以赴,确保人员的安全万无一失。

  解救难点在哪里?涉及国家多、船东公司未尽责

  央视记者:但是难点在哪儿?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难点是这个案子,一个是涉及到的国家非常多,它不是单纯是中国公民的事情,船员总共是将近30个人,这么多的人,在以往处理类似的案件当中,是没有的,还有一个最大的难点,一般处理这样的案件,应该讲是船东公司,船东公司要负责做协调,做营救,但是这个案子当中,台湾的船东公司,它没有很好地起到这样的一个作用。

  今年8月,也就是杨舒担任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三个月之后,委托机构传来事件的最新进展,这张拍摄时间显示为2016年8月14日的照片,是第三方谈判机构要求海盗拍下的,照片上,26名幸存的船员手持写有谈判暗语的纸张,作为海盗接受谈判条件的信号和人质存活的证据,这是人质可能会被释放的信号。

  曾有绑架者多次反悔 人质接返存变数

  央视记者:已经到这个工作程度的时候,基本上应该说是心里有底数的是吗?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实话实说,并不是特别有底,因为这个案子,它的一个复杂性就在于曾经也出现过,我们得到消息说,人可以出来了,可以回来了,但是到最后,还是没有回来。

  央视记者:之前出现过吗?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出现过好几次,我们在2015年,去年的时候,做过这样的接返方案,甚至已经把船员的旅行证件,都准备好了,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央视记者:原因?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原因就是,绑架者又反悔了,又不愿意放了,解救被绑架人质,是一件非常敏感的工作,不到绑匪真正放人,所有都存在不确定性,告诉你了这个时间,也不一定这个时间,真的能把人接到,我们跟有关的机构接触的时候,他们也明确告诉了我们,只能告诉你一个时间段,可能是今天,可能是明天,可能是下个星期,但我不能告诉你,具体是哪一天。

  尽管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外交部人质接返的准备工作还是立即启动了。工作组成立后,杨舒任组长,联合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制定具体的接返方案,涵盖获救船员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按照委托机构提供的信息,10月20日,杨舒带领工作组成员提前抵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此时还没有人质被释放的消息。两天后,“人质支持伙伴”组织发表声明,称人质已经在当天清晨获释,但即使确切消息传来,杨舒依然不敢有丝毫放松。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因为那个地方,当时是在打仗,治安非常不好,就算是绑匪把人质放出来,也有可能再次遭遇绑架,所以这里边有很多的不确定,我们心里是一直都没有底的。

  一句“中国人到我这边来”召唤同胞踏上回家旅途

  10月23日,人质交接在索马里中部城市加尔卡尤进行,获释的26名船员在救援人员的接应下,登上从加尔卡尤转抵内罗毕的飞机,为了在第一时间接上同胞,中国的人质接返工作组6位成员和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等候在内罗毕机场的停机坪上,中国是唯一一个把汽车开到停机位的国家。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因为外面还有些记者,还有些记者在机场的大厅外面,在那等准备拍照,我们想因为中国船员比较多,有十个人,尽量减少外界的干扰,这样可能,他们的心里会更好受一点,所以我们把车,直接开到了机场里边,也是我们驻肯尼亚使馆,做了很多工作,肯方同意我们把车开进去,这样他们下了飞机以后,能尽快离开机场,回到驻地去。

  肯尼亚当地时间2016年10月23日傍晚,26名被索马里海盗释放的亚洲船员,搭乘联合国人道主义救援飞机抵达内罗毕机场。

  央视记者:你还记得第一眼,看到第一个中国船员,出来的情景吗?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记得。他们当时出来,应该讲是比较茫然,面无表情,手里拿着一个小包,或者是拿一个塑料袋,穿的是当时联合国的一个机构的一个蓝色的T恤衫走出来,当时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是,因为是20多个船员,都是亚洲人,而且因为在索马里那个地方,包括在船上,风吹日晒都比较黑,那么谁是中国人,这个是个首先的问题。

  央视记者:这辨别不出来吗?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中国人和越南人,长得是差不多的,中国人和印尼人也都是差不多的。

  央视记者:没有照片吗,你们?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有照片,但是照片是他们很早以前的照片,很多人经过那几年以后,都变化比较大,所以我们当时,我其实在想,怎么样能够辨别他们,哪些是中国船员,因为我们好几个国家的代表,都在那里,我就在那喊,我说中国人过来,中国人到我这边来。

  十名中国船员,包括九名大陆船员和一名台湾船员,在乡音的召唤下开始向杨舒身边聚集。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我记得那个台湾船员,下飞机以后,拿了他的一张照片给我看,因为台湾船员上船之前,是长得比较胖的 ,比较富态的,脸是圆的,我当时那个照片,我印象比较深刻,所以当时我就在找,下来的人哪个是台湾船员,结果没有看到他,然后他自己过来了,拿了一张照片,告诉我,你看这个就是我,这个就是我四年前的样子,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央视记者:反差很大?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反差非常大,他下来以后,告诉我说,瘦了大概40斤,完全就是一个小瘦老头,完全认不出来了。

  内罗毕机场的停机坪,杨舒和归来的10名中国船员,留下了第一张合影,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将告别其他国家的同伴,真正踏上回家的旅途。

  四年半以来第一顿中餐 川籍船员:想吃川菜

  央视记者:在车上,你和他们有过交流吗?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有,当时上了车以后,大家开始变得很开心了,因为他们刚下飞机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并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们上了车以后,首先告诉他们,第一你们放心,你们安全了;第二我们会陪着你们,回到中国去;第三时间是看你们的身体状况,如果身体状况允许,我们第二天就可以回去。听到我们安排以后,真的是放心了。我能感觉到,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他们上了车以后,真的是握着我们的手,说感谢,感谢政府,感谢政府把他们解救出来,我也是很感动,感到我们做的这些工作,他们都感受到了。

  从机场到达驻地后,工作组首先安排医生给船员们检查身体,得知他们的健康状况不影响第二天的长途飞行,杨舒轻松了很多,稍事休息后,船员们吃到了四年半以来的第一顿中国餐,但考虑到他们当时的身体状况,工作组为他们确定了一套清淡的食谱:粥、汤、包子和蔬菜水果。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因为他们在索马里那个地方,四年多的时间,肯定是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的,肯定是长期,处于一种比较饥饿的状态,所以出来以后,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包括船员刚出来的时候,有四个船员是四川人,我问他们说你们想吃什么,他们说我们想吃辣的,想吃川菜,但是我们也没有满足,他们这个愿望,因为辣的东西吃了以后,可能肚子受不了。

  船员们需要在内罗毕休整一晚,对此工作组做了细致的安排。每个房间里,都放着工作组为他们准备的新衣服。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我们想他们本身是在船上工作的,可能衣服比较单薄,另外在索马里那个地方,待了四年多的时间,可能之前的衣服已经没有了,所以我们提前请我们驻肯尼亚大使馆给他们每个人都买了全套的衣服。

  第二天,按照计划,船员们将搭乘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634航班先飞抵广州,再由广州转机,各自回家,然而就在登机前两个小时,意外发生了。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其中一名船员突然发病了,突然发病倒地上抽搐,抽搐得非常厉害,当时我们在斗争,送他继续走,还是留在当地,当时我看到这个状态,我觉得好不容易都出来了,千万别在回去的路上出问题,还是赶紧送到医院去,做进一步的检查,确保他没问题了以后,再回国内。

  工作组临时决定留下一名同事,全程陪同患病的船员,直到他安全回国,杨舒则随第一批九名船员按原计划登机回国。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在内罗毕机场,我们所有的船员登机以后,我记得大使说了一句话,大使说你们登上了中国的飞机,相当于踏上了中国的领土,这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

  广州当地接待的工作人员为归国船员们拉起了“祖国欢迎你回家”的横幅,站在横幅后面,杨舒和船员们留下了此行的最后一张合影,在广州,归心似箭的船员们几乎没有停留,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各自的家,伴随着最后一名船员平安回家,长达四年多的人质解救接返工作也全部结束。

  解救为何花费四年半之久?政府不直接与绑匪谈判 很多因素不可控

  央视记者:我一直看媒体报道,一直也有些人在问,为什么这样一个事件,会处理四年半这么长的时间?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绑架劫持的案件处理,涉及到很多的因素,涉及到很多的方面,参与的机构也会比较多,我们政府只是一个协调的作用,不是直接在处理绑匪的谈判的事情,所以整个过程会比较长,而且很多因素是不可控的,每一次都有可能成功,但是每一次都有可能失败,最后这一次是终于成功了,但是如果说发生了意外的事情,也有可能最后这一次还不成功,还得继续再做。

  央视记者:但你们的原则,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一些事件?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 杨舒:我们的原则是,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会去做,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会去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这是我们必须做的,坚守和努力,这也是我们政府开展这项工作,做领事保护与协助工作的一个原则,我们要尽我们的努力去保护,每一个海外中国公民的安全与合法权益,中国公民走到哪里,我们的领事保护与协助,就要做到哪里,要给所有的海外的中国公民,撑起一把安全伞,让他们在海外能够有一个安全的环境,有一个坚强的后盾。

« 上一篇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这里添加640*60的广告代码

评论列表:

说两句吧: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不填不让过哦,嘻嘻。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近发表